你丫有病吧(脑洞,美攻强受)

       做了好几年的腐女,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脑子里想一个故事,别想别入睡,但从来没有写下来,因为本人太懒,文笔太烂,写这个只是为了满足自己。

        重点提示,文笔太烂,不定期更新,也许坑,慎入

        你丫有病吧 01

       办公室的门猛然从外被推开,李军皱眉看向门口,
       军子走了,今天你生日会,你老板我放你假”
       李军看着裴猛那张比女人还白嫩的脸骂道:
     “滚去玩儿自己的蛋,老子用你放假”
      “是是是,您最大,老大快走吧,那帮鳖孙已经定好酒店了,就等寿星您移驾了”


     “今天有什么节目,不是又请一些矫揉造作的小明星过来发嗲吧,每年老子的生日会被你们搞得一点期待也没有”舒适的靠在副驾上,李军想到往年的生日会就胃疼。
         裴猛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今年保证不一样”
         李军看着包间里面那些平时人模人样,喝多了就现了原型的发小,喊到“孙子们,没给老子准备特别节目吗?”
        王川满脸通红的爬过来“有,怎么没有,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然后晃晃悠悠就从门口就出门了
       门再次被推开,李军先看到一双修长的腿,然后是消瘦的上身,温润的脸以及脸上淡淡的笑意。
       看着那双带笑的眼,李军能听到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声,对方扫视了一圈,目光定格在李军满脸的蛋糕的脸上,笔直走了过来,伸出手
       “李总,你好,我叫简君翊,受您朋友邀请来给您唱生日歌”
      “你好”通过自己与之交握的手,李军感受到对方手心的热度


          李军静静听着低沉的嗓音唱着欢快的生日歌,这个生日好特别
         王川从外面回来,坐在李军旁边
        “怎么样,还满意吗?这个可是猛子的主意,我们本来还打算请一些发嗲卖萌的女明星,猛子非说请个这样的你才会满意  咯~  一个男人唱生日歌有什么好听的”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到舒适的床上,感受到阳光的灼热,不耐的呻吟一声翻身到床的另一边。也许是因为昨晚的酒,也许是睡的太晚,李军在半梦半醒间都能感受到头疼欲裂,想到今天公司还有事,只好忍受着疼痛和睡意爬起来,找到昨晚随地扔的衣服。昨天是李军的生日,三十岁的生日。

      从冰箱里拿出水,咕咕灌下去,让干渴感有所缓解。 随后拿起手机,看到有未接来电,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拨过去,那边响起一个苍老的女声

     “军军,昨晚干嘛去了,给你打了一晚电话也没人接,难道是又和你那堆不三不四的朋友胡闹去了。”

    “妈,我今天生日第一天”

    “好,好 不说了”那头也知道见好就收

    “妈,你在往我卡里打点钱,钱不够了”

    “不是刚打没几天吗,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自己找点事做了,你爸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盯我盯得特别劲,知道了估计又要念叨了”

       "被我爸一弄,现在还有那家公司敢要我。你到底打不打,不打就算了"

        平静的脸上完全感受不到他的不耐

     “打,我这几天抽空就给你打。你不要嫌妈唠叨,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交乱起八糟的朋友,实在过不下去,回来和你爸低个头”

     “妈,这不是低头就能解决的事”

     “军军,那你能不能为了妈改改”看母亲又要谈起这个话题,李军只好选择挂电话。

    “ 妈我挂了,记得给我打钱”李军也不希望母亲难过,但这不是他妥协就能解决的问题,况且他都装了这么久。

      李军家在这个繁华的城市举足轻重,爸爸李大国在军界担任要职,妈妈徐秀是部队文工团的团长,两边的亲戚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是独生子,从小两家大人就把他当爷惯子。有人给他撑腰,他就没有不敢做的,在整个大院只要有不服他的,他就会找更种方法整治对方,被欺负的孩子家长被李大国的头衔压着,也只能心里诅咒这个小兔崽子那天能出点意外。在这种事上,虽然李大国有时候会训斥李军,那也是做做面子,舍不得下恨手。按说这样,李军应该在家过的挺惬意,现在怎么搬出来了,说实话这也不是李军自愿的,实在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导致父子关系降到冰点的一件事,他不得不搬出来。

      说起这件事,不得不从李军那堆朋友说起,李军虽然横,但是只要他认定的朋友,就会为了对方两肋插刀。所以他早就是大院以及整个军二代中的名人,身边什么样的朋友都有。其中一个就从策划生日会的裴猛,裴猛长得一点都不猛,留着过肩的长发,唇红齿白,比这个年纪的花枝招展女孩子都漂亮,别看他长这样,但裴猛打架很生猛,是李军的最佳损友,两人经常连手来祸害别人。 2000的七月份,是整个大院高三学生们最开心的日子,因为烦闷的高中生涯已经结束,并且有很长时间的假期来让他们闹腾,李军天天不在家,带着一群人混吧、飙车、打架,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

      这天晚上本来说好要去飙车,但是到了时间迟迟不见裴猛。

   “喂,猛子,你丫死哪去了”李军听到电话那头吵杂的人声
     "你们去吧,我这里有点事"
   “滚蛋玩意儿,早说好的,你今天必须过来”
      李军等了半天那边没有人声,然后手机传出挂断的嘟嘟声
   “这个孙子,居然挂爷电话”

      其实裴猛也不是故意挂李军电话,实在是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让李军知道,裴猛现在在一个名叫Bird的酒吧,这个酒吧位置比较偏僻,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gay吧。裴猛是一个gay,这件事在很早之前他就意识到了,单这件事他谁都没有告诉,包括自己最好的兄弟李军。前段时间他来Bird玩儿,一个长得很白净的男孩主动找他喝酒,他看这个男孩长得也挺顺眼,一来二去,两人就勾搭上了,谁知道今天出事了,今天两人又约在酒吧见面,没一会儿冲进来一伙人走到他们面前,带头的人上来就拉起裴猛的小情儿。裴猛认识这群人,也是军二代,不过不是他们大院的,带头的人叫王壮,外号黑大壮,因为长的又黑又壮,现在他满脸愤怒,拽着裴猛小情儿的领子

       "好你个TM不要脸的白小明,甩了老子,就为了这么一个小白脸"。

        军二代知道裴猛这个人的挺多,但是见过的不多,一般都是认识李军。

       裴猛听了这一句话就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他虽然滥情,但是从来不勾搭有相好的。因为他不想惹事,更不想把自己是同志的事弄得人尽皆知。

     “哥们,不想意思,这是个误会”裴猛希望这件事可以大事化小

     “误会,你抢了老子的相好还说是误会,白小明你丫眼瞎了找着这么一个怂货,长得跟女人似的,能满足你吗?”王壮黝黑的脸上满脸不屑。

    了解裴猛的人都知道,长相是他的痛处,他最恨别人说他长得像女人,现在王壮不想干架,裴猛也不依了。

 

——————————————————————————————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