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真TMD恶心

这世界真TMD恶心 01

       当电话响起,岳彬看到来电显示,有点犹豫,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接起

       ”妈“

       ”家里过年没钱,你给忘家里打1000吧“岳彬没有说话,因为他既鼓不起勇气拒绝,也没有能力答应。

      ”怎么了?是不是没钱了“

      ”恩“

      ”钱哪里去了“岳彬能感受到母亲的口气突然变的严厉

      ”昨晚二哥借走了,我现在身上只剩下1000,是明年的房租钱“

      ”你先把钱给家里打过来,到你过年走的时候我们在给你凑“母亲的口气突然又变好了

       ”行,我会儿给你打过去“

      ”彬子,路上看好包注意安全“岳彬听着母亲难得的关心,心里没有一点开心,因为他知道母亲是看在钱的面子上。

      岳彬走出发霉的地下室,站在马路上看着这座繁华的大都市,觉得自己真是渺小,渺小到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打完钱,岳彬提着给家里面买的打包小包,坐上地铁赶到火车站,因为是春运的其实,人很多,走路都感觉是人挤人。岳彬挤上车找了角落站好,岳彬家在外省,从这到他家需要10个小时,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站10个小时怎么也很累人。岳彬其实买上卧铺票了,但是想了又想还是退了,再买的时候只剩下站票了。岳彬坐完火车到汽车,下了汽车晚上8点了,天已经黑了,倒是到家还需要走1个小时,他去年给家里买了一辆二手车,家里来人的时候都是他爸岳建国开车来接。他给母亲挂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下汽车了,他母亲说车被他父亲开着耍钱去了,让他自己走回来。岳彬进家门以后,把给家里买的东西都放下,王凤正在厨房刷碗,出来看了他一眼,

       “回来了,吃饭了吗”

         “吃了”

         “那你收拾一下你的屋吧”岳彬家里是农村,没有单独的卧室,是一张很大的坑,小时候岳彬跟着爷爷奶奶住,等爷爷奶奶都去世了,就回到现在这个家了,王凤把原来放粮食的仓库隔了几块木板让岳彬住。

       岳彬提着唯一属于自己的小包,走进这个自己一年没回来的家,看着这里面到处堆着的粮食,叹了一口气,把睡觉用的木板倒腾出来,扫扫上面的土,然后把好长时间没用的火炉接上。王凤推门进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把他原来用的被子和褥子放下了。岳彬把一切都弄好,躺倒冰凉的褥子上,浑身都在颤抖,他是在赎罪,他自己知道。

      早上5点起来,岳彬吃了点包里那的东西,看到外面白花花一片,原来昨晚下雪了,在雪化以前岳彬拿上铁锹和扫帚把屋顶和地上的雪都扫干净了,然后把家里的牲口都喂了。7点多的时候,正房传出了说话声,他在院子里大声说,牲口都喂了,等听到回应转身回自己房去了。中午和晚上王凤都会把饭端过来,但是从来没有叫他去家里吃过饭。岳彬知道他只有除夕当天才有权利在家吃饭,他还知道二哥回来了,因为他听到了爸妈的笑声,永远不可能因为他的笑声。

       除夕夜,这是岳彬回家第二次进屋,他的爸妈和二哥坐在一起看春晚,前面的桌子上放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和他带回来的吃的。

       岳彬自动坐在旁边隔出来的小桌子上,桌子上是他的碗和他的筷子。岳彬听着旁边的欢笑声和说话声,感觉嘴里的饭难以下咽。岳彬把饺子吃完,把碗放下也没有人看他一眼,他自觉的把碗洗了,然后回自己屋去了。岳彬明天就要走了,其实对于别人来说是喜庆的的年,对他是种煎熬。等到家里的灯灭了,过一会儿说话声也不再想起,他悄悄推开自己的门,走到院子最角落的一个小屋子里,打开灯,小屋子上面放着一个老旧的柜子,柜子上放着一张相片,一张黑白的相片,前面放着香炉,相上的年轻人笑的一脸阳光。岳彬忍者这么多天的泪,瞬间下来了。

      “哥,过年好,我又回来过年了,今年还是一样,爸妈和二哥还是生我的气,但是这样挺好,证明他们还一直惦记着你,我真怕他们忘记了对我的恨,忘记了你,我以前和你说过吧,我现在在大城市,很漂亮的大城市,等今天天亮了我又要回去了,所以我走之前来看看你,希望你和嫂子能在那边团聚,我走了”岳彬将脸上的泪痕抹去。关上等,轻轻的关上了小屋的门,哥,我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回来看你了,我不会把那件事说出去的,就让他烂在我肚子里一辈子吧。岳彬他木板又放回去,把火炉灭了,提着自己的小包从院墙跳了出去,他需要现在就去找一个工作,不然这个月他就没有地方住了,他没有想过让母亲还他的钱,因为他们肯定不会还,他也不要的。这个他回来的时候就想好了

        回到B城他租住的地下室,他把东西放下狠狠的睡了一觉。梦里还是那些让他恐惧的东西,小时候他被开水烫伤了,母亲恶狠狠的盯着他,只说了一句让他刺骨寒冷的话

       你怎么不去死

       这就话成了魔咒,常常在他觉得多少有点幸福的时候,就来敲醒他,让他知道他不配

       时间在往回是哥哥的葬礼,他一个人悄悄躲在屋子,听到外面母亲的哭声夹杂着咒骂声

       然后是水里哥哥扑腾的身影,那张平时温柔的脸上满脸惊恐,嘴里在大喊着什么,他想怕过来把哥哥拉上来,但一切都晚了

       “哥,哥”岳彬从床上惊恐的坐起来,发现原来是梦,一切都是梦,那个折磨了自己很多年的梦

       岳彬拿起手机看了看表,晚上10点,他床上衣服,拿上身份证和仅剩的钱出了地下室,感受着冬天刺骨的寒风他才点活者的感觉,不在是行尸走肉。找到附近最近的一家网吧,问老板借了纸和笔,找着他能做的活就记下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