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有病 07
        “军子,眼看这秋天就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神经病,要念诗回你自己的办公室,不要打扰我工作”
        裴猛假装没有听到李军话
       “咱们去旅行吧?”
       李军终于拿正眼看裴猛了
       “你不去部队看唐骏”
       “哎,哥苦命啊,他今年最近有集训,不在国内”
       “你找川子他们去吧,我不去”
       “川子他们都同意了,就差你了,你不能没有朋友爱”
        “朋友爱你妹啊”
        “亲妹没有,表妹你要不要”
       “滚蛋,不去”
        “我同意你带简君翊去,怎么样?”
        “我考虑考虑”
         “你们的费用我都报销”
        “那也需要考虑考虑”
        “我给你们定一间房”
         看到李军眼睛一亮,裴猛再接再厉
        “一间大床房”
        “好吧,我准了”
        “假正经”

        李军和简君翊已经是经常出入对方家的关系了,白珊珊最近刚好有戏需要封闭式拍摄,所以简君翊接受了李军一起去旅行的邀请
       十二个人开着三辆车就像西藏出发了,简君翊除了裴猛和王川,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正式见,但这些人他都听李军说过,都是李军的发小。
        李军怕简君翊尴尬,安排裴猛和王川与他们同车,有裴猛与王川这俩个损友,一路上李军从小到大所做的坏事都被抖落干净了,李军想灭了俩个人的怒火,每次都被简君翊爽朗的笑声说熄灭。
       因为在青海湖和格尔木有停靠,所有第三天晚上才正式进藏,在车上休息了一晚上,第四天开始了正真的进藏之旅,翻越海拔4767的昆仑山口,为保护藏羚羊而被盗猎者杀害的索南达杰就是这里的英雄,穿越了荒无人烟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到底了此行的制高点,海拔5231的唐古拉山山口,车辆需要连续行驶八到十个小时才能到底拉萨,所以只能选择在安多宾馆留宿,旅行这么多天,李军终于实现了大床房的梦想。简君翊高原反应这个时候才显现出来,头疼,浑身无力,李军喂他吃了高原药,裹上厚厚的被子,隔着被子给他全身做揉捏,看着他睡着,自己才睡过去。
        简君翊睡梦中听到轻微的呻吟,睁开眼借着月光就看到李军裹着两件军大衣在床的另一边瑟瑟发抖,比自己还高大的男人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呻吟声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转而看到自己身上的两床棉被,他把被角撩开,爬了起来,把李军身上的军大衣扔在地上,用被子把李军和自己整个裹了起来,李军舒服的呻吟了两声,并没有醒过来,而是本能的向着热源爬了过来,把头埋在简君翊的脖颈出,身体紧紧的挨在简君翊的怀里。
       简君翊看着怀里的人,伸出手环住他的后背,让他可以更贴近自己,在这个静谧的夜晚他想了很多事,身边这个男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好到超出了他所定义的朋友的界限,但是这种好让自己觉得很安心,让自己不想去深猜它所代表的含义,李军希望你不会让我为难。
       李军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自己,自己被裹在被子里,昨晚盖着的军大衣被扔在地上,回想着昨天夜里所感受的温度,难道自己昨天真的是抱着简君翊睡的,自己不会对他做了什么吧,想到这一点,他赶紧爬了起来,看到院子里和裴猛说话的简君翊,神色正常
       简君翊看到李军穿着单衣就出来了
       “现在太阳还没有出来,小心感冒,回去把衣服穿上吧”
       “好”
       看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君翊还是那个君翊
        第五天目的地是拉萨,去拉萨肯定要去玛布日山上的布达拉宫。
       第七天他们在大昭寺门口照了合影,然后驱车回北京,原来的北京白嫩小生,现在除了裴猛和简君翊,都经过日光浴的洗礼,身上都有不匀称的黑。
     走了这么多天,工作已经堆成小山了,李军除了简君翊的晨跑和邀请,其他所有的邀约都推掉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李军发现简君翊最近电话特别多,短短的半个小时就有5、6何电话打进来,接电话的表情是李军从未见过的严肃
       “没什么大事”
        李军看简君翊不愿谈起,也没有多问
       但是几天后他就接到了简君翊女友白珊珊的电话
       “军子,你忙吗?”
       “还好,不是特别忙”
       “那你能不能出来一趟,我有事想拜托你”
        李军看了看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好,你把地址发我”
       “军子,我找你这件事你能不让君翊知道吗?”
       “我会保密的”
        李军到的时候,看到白珊珊一直朝门口瞭望,看到李军进来,像他招了招手
        “军子,我没有打扰你吧”
        “没有”
       这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珊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军子,我是有事求你帮忙,前段时间我爸妈看上一套房子,房主说他急用钱,只要钱一次性全交了,就可以按原价的80%卖给我们,我前段时间因为一直在外拍戏,拍戏的地方还没有通信,爸妈联系不上我,就自己做决定签了合同,并且把钱也交了,谁知道那个房主就是个骗子,卷钱跑了,我们已经报警了,但是现在一那个人一点儿下落都没有,我爸因为这事直接犯心脏病住院了”
       “这事已经拖了很多天,如果就是一点钱,我肯定就不要了,但是那是我这几年所有的积蓄和我爸妈的养老金,因为这事君翊已经拖了很多关系,钱花进去不少,但是效果一点儿没有起到,军子,我知道你比我们所找的那些人人脉更广,这件事你能不能帮帮我”
      “珊珊,这事我都了解了,我虽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能帮到你,但我一定尽全力去帮你”
       “谢谢你,军子,我今天是背着君翊来的,他不赞同我们因为这件事打扰你”
       “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替你保密” 
       “军子,这个是资料”
       白珊珊把档案袋交给了李军

        其实李军在刚才就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他爸李大国
      裴猛听了李军的想法,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
       “你脑子没坏吧,你不记得当年你爸差点把你打死”
      “那我也不能一直不回家啊,也许这就是个机遇”
       “我看你自从认识了简君翊,智商就没有上线,假准你了,快滚吧”
       李军的手刚扶上门把手
        “军子,如果这次你家老头还死命的揍你,以后不管为了谁都不要回去了,我不想在看到奄奄一息的你”
        “遵命”

        李军,先和他妈说了自己要回家,他妈听到离家五年的儿子要回来了,在电话里哭的泣不成声
       李军到家的时候是正是中午
       “爸,妈,我回来了”
       李军刚喊完,就看到他爸拿着擀面杖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揍死你个瘪犊子”
        李军看他爸这架势,撒腿就跑,徐秀出来的时候,李军背上和腿上已经挨了好几下了,徐秀把李军护在身后
      “你让开,我今天非揍死他”
       “你揍他一顿,他五年没有回过家,我现在不想管那么多了,我就只想要我的儿子天天回家,你要今天还揍他,我就和你离婚”
       说完抱着李军呜呜的哭
       “儿啊,你怎么这么狠心,五年不回家看看你老娘”
       李军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爸,妈,对不起”
       
        他爸看着他们母子俩,转身回屋接着擀面去了
        中午的菜都是李军以前最爱吃的,他妈坐在他旁边一直给他夹菜
       “儿子,多吃点”
       他爸在桌子对面一句话也没有说
        “儿子,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李军看了他爸一眼
        “瞅什么瞅,老子肯定不会帮你办”
        “儿子,别理他,和妈说说,妈帮你办”
        李军把白珊珊的事儿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现在这些丧良心的,怎么什么事儿都敢做”
        过了一会儿他妈问道
        “儿子,那个姑娘是你什么人啊”
       “一个朋友,不过我喜欢她的人”
        简君翊不就是白珊珊的人嘛,他这个也不算说谎
        “是嘛,那这事咱们必须帮人家办妥了,你爸有个下属什么三教九流都认识,让他帮着找找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李军把资料袋交给了他妈
         李大国看李军已经把碗放下了,说道
         “你和我进书房一趟”
         “你又想做什么,你动他一根手指试试”
         “我只是有些话要问他”

         “那个姑娘真的是你喜欢的?”
         “不是”
          “那你一会儿出去和你妈实话实说吧,不要给她希望”
        “嗯”
         “这件事我帮你办了,你以后多回来陪陪你妈吧,她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好的,我以后一定常常回来”
          “出去吧”
          李军看着原来他心目中的英雄,现在俩鬓斑白,脊背也不在那么挺直
        “爸,儿子对不起你”
  
        李军出口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徐秀
        “妈,你都听到了”
        “臭小子,其实你刚才说的时候,我就没有信你,知道你是骗你老妈开心的”
       “儿子,今晚别走了,陪妈待一晚上吧”
        “嗯,我今天回来本来也打算走”
        
         李军的屋子还是他当年走的样子,不过很多东西都是被砸坏,然后又粘起来的
          “你那会儿跑了,你爸气的不行,把你这个屋子能砸的都砸了,砸完以后就后悔了,就夜里一个人偷偷的过来,一点一点的粘回去,儿子,你不要记恨你老爸,其实咱们家最疼你的就是他,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好几次躲在你屋子里呜呜的哭,其实当年把你打成那样,他悔的肠子都青了”
      “妈,我不恨我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恨过”
      “妈就知道,我的儿子是这个世上最仁义的孩子”
      李军躺在床上,环顾看着这个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屋子,想象着多年以后父母完全接受了他的性向,他带着简君翊回来,他把自己在这个大院所发生的事,一点点的告诉简君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