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赐良人

        重生之天赐良人 01

       楚莫感觉快疯了,孟离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他明明答应了自己追求,怎么能当着自己的面去和别的男人上床,想到那个男孩得意的眼神,有恨意从楚莫的心底涌起,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喜欢原来抵不过那个长相甜美的男孩,楚莫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张英俊非凡的脸,为什么孟离能接受所有人,就是接受不了自己。

       他的脑中纷乱无比,晃眼的灯光和不断的汽笛声才令他回神,这条山间小路的弯道上突然出现的车,令楚莫不清醒的头脑更慌忙,他急忙踩下刹车,但是刹车一点反应都没有,没有时间了,对面的车越来越近,楚莫下意识地把方向盘打向左边,但是他忘了这是一条弧度很大的弯路,并且旁边就是悬崖,当他想起这些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感受到他一直在下落,这个时候他的头脑反而很清醒,他想起了那个男孩的眼神里除了得意还有着恨意,那么今天的这一切都变得合理了,“砰"地一声,楚莫感到全身火灼一样的疼痛,在他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他想当孟离知道自己死亡的消息的时候,会怎么样?会伤心痛苦吗?肯定会吧,因为自己怎么说也追了他这么多年。如果重新给我一次生命,我一定不会在死死纠缠孟离,我会为自己活着

       楚莫听到了有人在自己耳边哭泣,是谁?他想动动身体,但是身体出了火烧一般地痛苦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他难道是被人救了,他费力地睁开眼,“祺祺你醒了,想不想喝水,妈妈给你到”楚莫把头转向声源,说话的是一个优雅美丽的女人,她的眼睛痛苦肯定长时间哭过,他刚才说是自己的妈妈,怎么可能,楚莫从小就是孤儿,妈妈这个词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女人把他慢慢扶起来,将水杯放到他嘴边“祺祺,你知道当妈妈知道你从威压上摔下来,我多害怕吗?”看到面前这个满脸关心的女人,楚莫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一切都太诡异了,当他抬手想抹去对方脸上的泪痕的时候,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这不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手强劲有力,不是这样一双纤细的手,他从床对面的镜中看到一张俊美的脸,他肯定了现在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他演过灵魂穿越,但是没有想到显示中也真的存在这样的事,“祺祺,你的脸没有受伤,只是高大夫说你的腿需要回复一段时间”看来眼前这个女人就是这个人的妈妈,你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运动器材,墙上贴着各种奖状和相片,照片上每张脸上都带着明媚的笑容

      “我是谁?”听到这句话,对面地女人满脸惊恐“祺祺,不要吓妈妈”“对不起,不是真的不知道我是谁”“祺祺,你不要吓妈妈,妈妈现在就去叫高大夫”

      没一会儿女人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你妈妈说你不记得自己是谁?”“是的”,男人给他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您儿子有可能是从高处掉落碰到了头部,导致现在想不起一些事来”“高大夫,那他什么能想起来”“这个也不好说,也许几天,也许几年,也许永远都想不起来”女人听完这句话眼泪汹涌而出“那怎么样才能帮助他恢复记忆”“多给他讲讲以前的事,这样有助于他恢复记忆”高大夫走后,女人坐在床边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楚莫看到女人这样很心痛,但是如果不这样做他没法办解释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记得这件事“祺祺,你不要害怕,妈妈一定会帮助你恢复记忆的”女人抬起头看着楚莫,“那您能帮我讲讲以前的事吗?”女人点点头,从女人的描述中楚莫知道,身体的主人叫闻人祺,他现在是一名演员,最近刚接了第一部戏,是一个古装片,在拍戏的过程中不慎从威压上掉了下来,还知道了,他是单亲家庭,在他小时候爸妈就离婚了,他跟着妈妈,但是他从小就很开朗懂事,各方面都很优秀。听完这些楚莫有些愧疚,虽然现在的一切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占用了身体的原主人这么优秀,他不能保证自己也能做到这么好“祺祺,没事,咱们一点一点就会想起来的,我现在出去给你们导演打个电话,他来了好几次了你都没有醒” 

       这几天女人一直陪着他,是不是给他讲一些小时候的事,“等你腿好了,妈妈带你出去转转”“好”

      楚莫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以后,高大夫允许他下床活动,女人带着他去了小时候住的院子,带他去了小学,中学,高中,大学,但是对着楚莫那张茫然的脸,女人感到无比的失望。

这个时候刚好导演打来了电话,询问楚莫的身体恢复好了吗?因为他这次受伤,严重影响了剧组的进度,他答应明天就去剧组。“祺祺,你现在身体还需要修养,我不允许你去拍戏”“我身体已经好了,也许这样我还能想起点什么”“如果你在受伤怎么办?”“那次只是意外,我这次保证我不会再受伤”女人的脸上充满了为难“妈,相信我好吗?”这是闻人祺失忆以来第一次叫妈,女人虽然很为难,但是他也只好答应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很热爱演戏

      在一次出现在剧组,恍如隔世,原来的他演过无数部电影,拿过无数了奖项,是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也是京时公司的红牌艺人,当那都是过去了,现在他只是一个刚出校园的新人“闻人祺,上次是因为你太紧张把威压砍断了,这次你一定要放松心态,好好表现知道吗?”这个导演楚莫认识,他是除了名的严格,楚莫以前演他的戏的时候也没有少挨骂”好的,导演“闻人祺在这不洗里面演的是一个叫欧阳炎坏人,他为了获得师傅的山庄,装的温柔体贴,并且用甜言蜜语去荧惑师妹,当师傅把山庄交给了他,他就开始露出了真面目,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他和邪门歪道勾结杀害了许多正义人士,最后他对自己的师傅也痛下杀手,他好像没有任何在乎的人,但是他有,他虽然是利用自己的小师妹,但是其实心里要就被她的柔情所俘获,小师妹最后知道了一切,痛苦不已选择了自杀,看到小师妹的尸体他悔恨不已,当男主萧尧杀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在抵抗,今天他要拍的就是他当上了庄主以后,听信了谗言,想删了男主,威压慢慢升起,楚莫感到很兴奋,他兴奋的是他重生了,并且他还能在次接触自己所喜欢的演艺事业,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幸福的了。他的眼神出透出了欲望,俊美的脸上变得狰狞恐怖,他要杀了他,凡是阻挡自己脚步的人都该死,“欧阳炎,我们是师兄弟啊”“师兄弟,在我心目中就没有你这个师兄”他的剑带着满腔的恨意直直刺过来。导演看着闻人祺,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他的演技可以提升这么多,他都被震撼了。

        拍完这场,今天就没有他的戏了,楚莫找个一角落坐下休息“你们听说了吗?楚莫的葬礼是最天举行的”“听说了,你说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就出车祸死了那”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楚离才想起原来的自己已经死了,他现在是闻人祺,他掏出手机,输入楚莫得名字,满屏都是对他的死亡事件的报道,最下面的一个报道吸引了他,因为上面也有孟离的名字,报道上说他死了以后,孟离伤心欲绝整天喝酒买醉,记忆中那张刚毅英俊永远高高在上的脸变成了照片上憔悴的面容,楚莫关了网页,不管孟离得伤心是真是假也不再管自己的事了。由于在影视基地拍摄,所以楚莫只能跟着剧组住在这附近的酒店,这个酒店他也很熟悉,因为以前来这里拍戏的时候他就住在这里,这不过那个时候他可以楼上豪华的房间,在电梯里他碰到了意向不到的人,影帝林谦和他的经纪人凌萧,“你好,你好”楚莫主动打招呼,林谦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他对楚莫回以友善的笑容,“你好”,凌萧只是用细细长长的眼眸扫了他一样,没有开口。上辈子的楚莫所在的京时公司与林谦所在的风尚公司是死对头,他与林谦更是竞争对手,时时被人拿出来比较,他知道林谦对自己有敌意,但是他对林谦很欣赏。

      楚莫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然后他就坐在床上看剧本,他原来的成功也是靠自己比别人更努力得来的,现在这个角色虽然不难演,但是他希望自己将这个角色演得更完美,他把自己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标在了剧本上。

       导演看到镜头里处莫得脸,觉得很不可思议,闻人祺每天都会给自己惊喜,没想到一个新人能有这样的演戏,同时他也觉得闻人祺这次回来和原来不一样了,原来的闻人祺热情开朗,拍完戏会和剧组的其他人打打闹闹,而现在的闻人祺,只会默默地站在一边看剧本,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改变这么大,“好,这条过,大家休息一下”,楚莫知道今天自己的戏拍完了,他可以走了,当他走出来听到隔壁摄影棚的声音的时候,他知道这是这是林谦正在拍戏的地方,他不由自主地走进去,现在正在拍一场林谦和别人的打戏,他悄悄地站在那里欣赏,直到有人走到了自己的旁边,“你不知道这里是不许不相干的人进来的吗?”说话的是凌萧,他那双如狐狸般细长妖娆的眼眸直直盯着楚离,楚莫被他冷漠的眼神吓到了,他不由自己的后退,知道靠到了后面的墙上,“你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吗?”“对不起”凌萧没想到他一上来就道歉,看到楚莫脸上的冷汗“算了,你想呆就呆着吧”“谢谢”凌萧随意地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楚莫看到凌萧慵懒的靠在墙上,这让他却有种看到波斯猫的感觉。    

     导演喊咔的时候,凌萧站起身拿了一瓶水,提给了林谦,楚莫发现凌萧对着林谦表情不在冷漠,他的嘴角会微微勾起,带着笑意,楚莫想起了别人谈论的,关于林谦与凌萧是情侣的话题。

       楚莫这几天拍完戏就在房间里看,都没有出去过,看到外面朦胧的月光,他今天打算出去走走,他知道在影视城不远的地方有一片海,那个地方以前他没事的时候就会去,他在影视城租了一辆自行车。海边一片漆黑,只有远处的灯光照过来,他脱了鞋,脚踩在沙子上,冰冷的海水一次次淹没了他的脚,走着走着他看到以前的秘密基地,这是一个小型的石洞,它旁边是一群乱石和杂草,一般人都不愿意来这里,快步地走了过了,当看清眼前的一幕他震惊了,只见凌萧把林谦压在石头上接吻,两人听到了声响,就看到了身后目瞪口呆的楚莫,林谦一把推开凌萧向影视城跑去,凌萧眯着细长的眼眸,声音冷若冰霜“你看到了什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看到了什么”凌萧又重复了一遍问题“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最好是那样,否则你就别想在演艺圈混下去”凌萧走到楚莫面前,阴冷地看着他“记住你今天的话”说完这句话,他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楚莫,这一下直接把楚莫推到了冰冷的海里,直到凌萧走的看不见,楚莫才从海里站起来,他没有回去,而是坐在石洞旁听者海浪声,他并不介意凌萧那样对自己,他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因为那些事不在自己关心的范围之内,他现在的目标是可以超越孟离,超越原来的自己,站的更高,帮自己和闻人祺实现梦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