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有病吧  08

        李军回去的第三天,就接到了他妈徐秀的电话,卷走白珊珊钱的人已经被抓到了,已经被现押送了回了北京,李军挂了电话,就立即通知了白珊珊

       当天晚上白珊珊就给李军打电话了

      “军子,事情解决了,我真的是太感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钱都拿回来了吗?”

       “损失了一点,但我家里人都非常知足了,军子,你现在有时间吗?我爸妈说请你来我家吃饭”

        “告诉叔叔阿姨不用这么客气,我没有出多少力”

          “我爸妈真的非常想当面感谢你,这样请你也不正式,这个星期五晚上我生日,家里人打算给我举办一个小型的生日会,那个时候你可以来吗?”

         白珊珊补充了一句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嘛,你不来就是不给我面子”

         “好,我去”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还有个要求,一定不要带礼物”

        李军到了时候,白珊珊和他的家人都迎了出来

       “军子,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不然我们老两口都活不下去了”

       “阿姨可别这么说,我和珊珊、君翊都是朋友,这点事不算什么”

         “爸妈,先让人军子进屋啊”

      “是是,军子快进来吧”

      这真是一个小型的生日会,只邀请了几个白珊珊的朋友和一些要好的亲戚

     “珊珊,君翊没有来啊?”

      “他今晚有一个合约要谈,晚点会来”

      当白珊珊的亲戚和朋友知道这次帮忙的就是李军以后,纷纷过来敬酒

      简君翊到的时候,李军已经被灌的不行了,靠着柱子在打盹

     “军子?”

     李军睁开眼,看着面前的简君翊

      “君翊你来了?”

     “你怎么喝成这样”

     “因为他们一直敬我 敬我酒”

      简君翊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今天来的都是白珊珊的亲戚和朋友,没理由这样灌李军酒啊

      “他们为什么敬你酒啊”

       “这是个秘密 我不能告诉你”

       

       一会儿背后传来了白珊珊的声音

      “君翊,你来了?”

      “恩,刚来没一会儿就看到军子靠在这里打盹,他怎么喝这么多”

        “估计被我那群朋友灌的,她们看见帅哥就把持不住”

         白珊珊看李军确实被灌恨了

       “军子,你还好吧?”

        “我没事,你们去忙自己的吧”说完接着抱着柱子打瞌睡

         “珊珊,我先扶军子去休息,一会儿去和叔叔阿姨打招呼”

           

        简君翊把李军扶到床上,轻轻的拍拍他的脸

       “军子,你想不想吐”

         李军正做着和简君翊相亲相爱的梦,睁眼看到简君翊,伸手环住简君翊的脖子

       “我不想吐,我要抱抱”

        简君翊看着李军迷离的眼神,妥协的抱了他一下

        “这样可以了吧”

       “我要这样的”

          李军抬身吻住了简君翊,简君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唇上一阵柔软酥麻,陌生的感觉让他猝不及防。他呆呆愣愣地睁着眼睛,完全不明白李军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李军在简君翊的唇上流连了一会儿,然后退开一些,双手转而扶着简君翊的脸:

    “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或者愿意试着喜欢我?”

          简君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 ,就再次被李军堵住了所有的声音。李军的吻带着毫不犹豫的霸道,直侵口腔。简君翊被吻的乱了心神,脑子一片混沌,直到他被李军压倒在床上,身体紧密想贴,衬衫下是肌肉紧实的胸膛,简君翊头皮发麻,终于找回来理智,想伸手推开李军,然后李军并不退让,抓着他的手死死的按住。

       “李军!”

        简君翊的一声呵斥,让李军愣怔了一下,简君翊乘这个时候,推了李军一把,李军被推翻在地,简君翊想伸手去拉他的动作又缩回去,李军这个时候都酒全醒了,想到刚才他所做的事,在看着简君翊没有表情的脸,他现在心里一片慌乱。

        “君翊”

        简君翊没有回应他,而是转身走向门口

        “君翊~”

         “你接着休息吧,我去和珊珊的爸妈打个招呼”

         说完就关门出去了

        李军躺着地上没有起来,他脑子一片混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他一直回想了他刚才说做的事,所说的话,好像没有一句明确提到自己喜欢简君翊,那是不是就可以当自己喝多了酒,做了春梦,没有意识到会真的吻了简君翊,他在心里反复强调了很多遍,直到自己都相信了,他想明天这样和简君翊说,对方应该也会相信他

      

       昨晚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晚上,李军很晚才睡过去,第二天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家里只有白珊珊的爸妈,李军在白珊珊家吃了午饭,才驱车往回走,他在心里反复想了很多遍,终于鼓起勇气给简君翊打电话,但打到第三个电话的时候才被对方接起

       “君翊?”

        “恩”

        “我就昨晚的事想和你解释一下”

         简君翊没有接话,李军只能自己接着往下说

         “我昨晚喝多了,然后做了一个梦,春~春梦,我其实不知道身边那个人是你,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在梦里,君翊真的,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

        “真的?”

        “千真万确”

        “那你昨晚说的: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或者愿意试着喜欢我,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做的梦是我喜欢人家,但是人家不喜欢我”

         “哦~”

         “君翊,你不生气了吧”

     “你都这样说了,我为什么还要生气”

        “那我明天等你一起晨练”

          “最近这段时间咱们都不能一起晨练了”

         “为什么?你还在生气?”

         “我最近接了一个剧本,这俩天要开拍,拍摄地点不在北京,估计要走个俩个月”

        “那好吧,你好好拍戏,我们回来再联系”


        简君翊已经走了一个月,李军很想他,但是简君翊没有给他发过一条短信,打过一个电话,李军因为上次的事,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上赶着追着人家,还好再有一个月简君翊就回来了

        

         半个月后的早上简君翊就回来了,但不是自己飞回来的,而是被抬回来的,一场吊威亚的戏打斗戏,因为另一个演员的失误,简君翊的威压直接被道具剑砍断了,当场晕了过去,李军到的时候,白珊珊已经守在了手术室外

        “珊珊,现在什么情况?”

        “还在手术室,军子,你说君翊不会有事吧”

         “不要忽视乱想,君翊肯定不会有事”

        三个小时以后,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大夫,我男朋友他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没事了,住院观察段时间,没问题就可以回家了”

        “谢谢大夫”

        由于麻药的作用,简君翊还在昏睡着,傍晚才醒了过来,剧组的工作人员看简君翊没什么大碍了,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白珊珊抱着简君翊哇哇大哭,李军站在他们身后

        “珊珊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军子还在,你这样让他多尴尬”

         白珊珊擦擦了眼泪,起身往外走

       “我出去给你们买晚饭”

         病房里只留下了李军和简君翊

        “麻药过去了,是不是开始疼了”

        “还好,还可以忍受,你不要站着了,过来坐下吧”

        李军在简君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你们演员这行也太危险了吧,一点儿安全系数都没有,怎么能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这只是个意外”

         “今天珊珊吓的脸都白了”

          “我们都是演员她能理解我”

        “好吧”

         “你今天听到我的消息,害怕了吗?”

           简君翊眼神专注地看着李军,等他的回话

         “害怕啊,怎么能不害怕,我当时吓得俩个腿都软了,只打颤”

          看着简君翊脸上的笑意,李军郁闷道

        “我为你担心,就让你这么开心啊”

         “开心啊,人生有你这么一个知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李军不可思议的看着简君翊 ,向外喊道         

       “大夫,大夫,我朋友是不是脑子摔坏了”


         因为简君翊还不能下床,所以需要有人照看,白珊珊负责白天,李军负责夜里

         “军子,你天天睡在这里,第二天上班会不会没精力啊,要不你回家吧,我自己能行”

        “我再说最后一遍,睡着这里挺好,你不要在赶我了”

         

         “你现在想不想上厕所了?”

          “现在还不想”

          “那你想的时候记得叫我,不要像上次一样,自己偷偷跑出去,结果没有力气回来”

         “我保证一定说,大哥求放过啊,这件事你都念了我好几天了”

          李军把简君翊扶躺下,自己也上了隔壁的床

         “君翊,晚安”

          “晚安”

         简君翊听着隔壁床李军的呼吸声,慢慢的把身子转向李军,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可以清晰的看到李军的眉眼。军子,你知道吗?从威压掉下去的那一刻,我脑海中闪现出你的脸,脸上是被我推倒在地时的神情,那里面有着后悔,绝望,受伤和依恋,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地感情才能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其实你所给我的解释,我一点儿都不相信,但是我逼着自己去相信,军子,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该拿自己怎么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