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赐良人 03

     看着走进卫生间的楚莫,刚才还满脸笑容的彭琰立即露出厌恶的表情。

     "装他妈什么清高"

      早上五点,大家都在熟睡的时候,楚莫从床上翻起来,抹黑穿上衣服。他悄悄关上宿舍的门,整个楼道里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他顺着楼梯走上天台,看到远远近近的灯光,听着各类吵杂的声音,他掏出怀里的书,楚莫开始了他新的一天。

      "生存还是毁灭, 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是默默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还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 在奋斗中扫清那一切,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死了,睡去了, 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 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 睡去了;睡了也许还会做梦. 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 ........"

       今天的训练任务是社交舞华尔兹,昨天楚莫是靠着自己的技巧和这具身体对游泳的熟悉感,完成了凌萧的要求。

     “如果在今天晚上吃饭之前还有人没有学会,就自己走人”

      “凌总监,但是我们没有舞伴怎么跳啊”

     “你们互相作为舞伴,我不需要过程,我只看结果”

        何青走向楚莫“闻人祺,我学过几年华尔兹,你不介意的话咱俩一起练习吧”何青是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也是这里面年龄最小的

       “好”

         彭琰走了过来“何青,我一点华尔兹基础都没有,你和我一起练习吧,可以指导指导我”

      “可是,我答应和闻人祺一组了”何青有些为难

       “闻人祺,我让何青和我一起练习,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

        所有人都选好了舞伴,只有楚莫一个人站在那里,凌萧走到楚莫面前

“你要一个人跳”“不是”楚莫注释这凌萧幽蓝深邃的眼眸“凌总监,我可以邀请你作为我的舞伴吗?”“好啊,有胆,我和你跳可以,但是我只和你跳一次,并且我也不会配合你的水准,你还选我吗?”“谢谢凌总监”

        当华尔兹的音乐响起,楚莫走上前,抬起手,要落在凌萧的背上

        “你难道想让我跳女步”凌萧用那他双朦胧的黑眸注视着楚莫,楚莫只好把自己的手放下,凌萧抬起自己的左手和楚莫得右手握在一起,右手扶着楚莫的背,楚莫把自己的左手虚放在凌萧的肩上,他们的身体随着舞曲舞动起来,凌萧带领着楚莫前进、后退、旋转,楚莫跟随着凌萧舞动着自己的身体,本应是一男一女的舞蹈,被他们演绎的优雅美丽,周围的人都停下来围成一个圈,看着圈中间两个翩翩起舞的人。在透过窗户的柔光里凌萧妖娆的面孔变得柔和,凌萧不得不感到惊讶,他自认为自己的华尔兹跳的非常好,从来没有那个人能跟上他的节拍,今天楚莫邀请他,他本意是让楚莫出丑,没想到就是跳女步,楚莫还能跳的怎么好,这个楚莫越来越让人欣赏了。

       就像凌萧说了那样,他确实只和楚莫跳了一次

     “你跳的很好,你可以去休息了”

    “谢谢”但是楚莫还没有走远,彭琰就走了过来

      “闻人祺我看你跳的很好,你可以帮帮我吗?”

        楚莫看了一眼正向他们看过来的何青“你不是和何青一起练习吗?你走了,他不就没有舞伴的”

       “他已经跳的很好了,不练习也可以”

        “你要不找安迪练习吧”安迪是凌萧的助理,说完这句话楚莫没有再看彭琰,而是走向了何青

       “何青,我们一起练习吧”

         何青刚才还满脸委屈的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

         华尔兹的练习差不多持续到下午四点左右

       “不用练习了,你     你      你可以走人了”凌萧抬手指向几个最后也没有完整跳下来的人

       “剩下人还需要做一件事,我看大家身体也运动的差不多了,我要求你们一分钟之内完成劈叉”

       “啊,这怎么可能啊,我都从来没有劈过”传来此起披伏的抗议声

        楚莫没有说话,但是这件事对这具身体来说也没有那么轻松,他前后劈开腿慢慢往下放,随着一点点往下,他感觉自己腿部传来的疼痛,他的额头上出现一层冷汗,但他没有放弃,直到两条腿都紧贴地面。

        晚上洗漱完躺倒床上,楚莫还能感受到腿部隐隐的疼痛。

      平时不管多累都会和他聊天的彭琰,一句话都没有和他说,楚莫知道他今天彻底把彭琰得罪了。

       楚莫看时间还挺早,就打算在看一会儿书,他刚把书拿出来,一页都没有看完,室内变的一片漆黑。

      “今天我挺累,所以打算早点睡”彭琰说完这句话,并没有上床睡觉,而是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手机显示的时间是九点,楚莫把书放下听了一会儿彭琰打游戏的声音,然后下床,穿上外衫走出宿舍,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楚莫最后还是走上了天台,楚莫的目光被对面的大屏幕内容所吸引,屏幕上孟离带着亲和的笑容低头对和孩子们说着什么,新闻的标题是,影帝“孟离”温情慰问天使孤儿院。“请问,您为什么选择在今天来天使孤儿院,是不是因为您的好友楚莫”面对记者的提问,孟离的亲和褪去,变得冷漠而哀伤“我选择今天来天使孤儿院,确实因为我的好友楚莫,今天刚好是他的生日,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我们本来说好要一起,但是.............,我在这里想对天上的他说,楚莫对不起,我食言了”

       楚莫拿起手机看了看,今天真的是7月7,是他楚莫的生日,也是十年前孟离去孤儿院慰问的日子,那天他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没有出去,因为他打算为自己做一个蛋糕,孟离推开了他房间的门,陪他一起做蛋糕,为他唱了生日歌,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外界的温暖,那样真实美好,那也是他丢失了自我的日子,那天他决定他也要成为一个明星,成为一个配与孟离站在一起的明星,他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开始奔赴大大小小的剧组,只为了一个龙套的角色,只要有孟离得剧组他就一定会去,他用尽全力去接近孟离。孟离这两个字原来是他心目中最美好的字眼。

      “孟离,你是最没有资格和我说对不起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