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赐良人 04

       一个月的时间,留下来的人只剩下六个

      “今天是你们最后训练的日子,明天就是你们六个人最后的审核,只能有三个人可以留下,考核内容是现代舞,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

      楚莫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了舞蹈室,现在是吃饭时间,舞蹈室没有其他人。优雅的舞曲从手机里传出来,她一身绯色舞衣,头插雀翎,罩着长长的面纱,赤足上套着银钏儿,在踩着节拍婆娑起舞,他站在镜子前随着舞曲舞动身体,他上身穿着V领黑色背心,把他形状优美的锁骨显露无疑,他全身的关节灵活得象一条蛇,可以自由地扭动。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地自然而流畅,仿佛他本身就应该是为了舞蹈而生,舞曲变得激烈,他的舞姿也变得强劲有力,让人仿佛从平原到高山,从沼泽到荒漠,穿越黑暗,穿越光明,仿佛逃离,仿佛沉溺,金丝缎带装饰着岁月,青春在裙袂上流淌,原来,还是从终点踏回原点。一切都结束,他静静地站立在镜子前,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锁骨上,最后隐没在被衣服所遮掩的皮肤上,让人莫名的口渴。

      “啪啪啪”

       楚莫转向声源,看到门口的凌萧,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

      “凌总监”

       “你这个人越来越让人惊艳”凌萧一点点靠近楚莫,被凌萧强大的气场所逼迫,楚莫一点点后退,直到靠到后面的镜子上。凌萧在距离楚莫一步的地方停下,幽黑的眼眸扫视着楚莫的脸,在这样的目光下,楚莫感觉自己呼吸困难,不由自主的吞口水。在他看的记忆中,好像凌萧一直是这个样子,妖孽的脸上永远那么骄傲,那么自信且不可一世,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跟随他,相信他能给自己带来成功。
       “长的不错,也挺努力,我希望明天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这句话凌萧转身走出了舞蹈室
第二天,抽签决定顺序,楚莫需要第一个上台,楚莫打开自己的鞋柜,然后他发现他的所有舞鞋都像是从泥里拿出来的,上面都是大片的泥泞根本不能在穿
“祺大哥,你的鞋怎么了?这是谁干的”
何青从楚莫鞋柜走过的时候,看清楚了楚莫鞋柜里的情况
“不知道”其实楚莫已经猜出是谁做的
“你还有其他可穿的鞋吗”
楚莫摇摇头
“那怎么办?你第一个上场,你等我一下,我帮你问问,看有没有你能穿的鞋”
没一会儿何青提着一双鞋跑过来了“你快换上吧,没多少时间了”
“谢谢你,何青”
“闻人祺,准备开始”时间到了,安迪来叫楚莫做准备
楚莫换上鞋,走了进去,凌萧看着楚莫优美的舞姿,今天楚莫表现的挺好,但是没一会凌萧就觉得有点不正常了,尽管楚莫面部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昨天看过楚莫的表现,舞蹈刚开始楚莫表现挺正常,但是现在右脚的动作明显有些迟缓,他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其实凌萧没有看错,楚莫现在右脚确实有点问题,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鞋低有很尖的东西一点点刺入他的脚心,他全身的触觉都在感受这这种钻心的疼痛,但今天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他不想放弃,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他要尽自己的努力完成这次
审核,他不想留下遗憾。
音乐停止,楚莫感觉整个身体已经没有感觉了,他向评委席鞠了一躬,然后出了门,他支撑不下去了他凭着最后的意志力,走到了楼梯楼,滑溜在阶梯上。他脱下右脚的鞋,白色的袜子已经被自己的血水染红了,这个时候有脚步声从这边过来了,楚莫赶紧把自己的鞋
和脚藏起来,脚步声在他的背后停下
“把脚拿出来,我看看”是凌萧
“凌总监,我没事”
“拿出来”
凌萧的声音变得凌厉,楚莫本来就害怕凌萧,现在听着凌萧生气了,只好把自己的脚拿出来,
凌萧走下几个台阶,蹲在楚莫的脚面前,他伸手扶住楚莫的脚,楚莫被他的动作吓到了
“凌总监”
“你刚才为什么不停止”
“我不想留下遗憾”
凌萧拿起楚莫脱下的那只鞋,鞋底扎着一个钉子,凌萧费了很大劲才把钉子整个拔出来,凌萧看着钉子上的血。
“我送你去医院”
“凌总监,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凌萧没有管楚莫拒绝的话,他把楚莫扶起来,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
“凌总监,考核还没有结束”
“闭嘴”
从医院出来,楚莫脚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凌萧把楚莫扶上了自己的保时捷,车子启动
“这件事是谁干的”
“什么事?”
“不要和我装傻”
“我也不知道”
凌萧斜了他一眼“你真的不知道”
“凌总监,我希望你不要追究这件事了”
“为什么?我发现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我不想因为自己而断送了别人的梦想”
“好吧,既然当事人都不追究,那我也没有资格
管这件事”
“谢谢,凌总监”
楚莫回到宿舍,何青正坐在他的床上,看见楚莫进来立马站起来把楚莫扶到床上,然后站在床边没有离去也没有说话
“何青,你怎么了?”
“祺大哥,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那双鞋有问题” 
楚莫把何青拽着坐到床上
“何青,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无关,你能告诉那双鞋
你是从哪里拿的吗?”
“在舞蹈室,我去舞蹈室想帮你借一双鞋,去的时候地上刚好放着一双鞋,我一看刚好是你的鞋号,没想到会这样,楚大哥,我真对不起你,如果明天结果出来,你没有被选上,我真是万死不辞”
“何青,如果明天我真的没有被选上,也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运气不佳,娱乐圈是一个讲究运气的地方,没有运气实在娱乐圈混不下去的”
“何青,我希望这件事到此结束,别人问起来你也不要说,好吗?”
在楚莫恳求的目光下,何青点点头
“祺大哥,你现在行动不方便,有事,你直接叫我,我随传随到”
“好的,现在你回去休息吧”
出门的何青遇到了进来的彭琰,彭琰看到楚莫的脚,露出惊讶的神情
“闻人祺,你的脚怎么了?怎么伤的这么严重啊?”
“跳舞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
“不是吧,那有没有影响你的发挥啊”
“还好”
“那谁送你去的医院啊?”
这句话楚莫没有接,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凌萧送自己上医院的事
“是凌总监送你去的吧?”
楚莫看着说出这话的彭琰
“嗷,你不要惊讶,考核的后半段凌总监都不在,
所以我猜是他送的你,是吗?”
“是”
“闻人祺,你到底和凌总监什么关系啊?他怎么那么帮你”
“我们没有关系,他帮我是因为他刚好看到我受伤了”
说完这句话楚莫就由坐改为躺,也预示着楚莫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彭琰也很识趣的不在说话。

 


话题,彭琰也很识趣的不在说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