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赐良人 05
第二天公布结果的时候,凌萧没有来,只有安迪作为代表来了,
“现在我公布这次考核的结果 ”
“第一名何清”听到这个结果只有楚莫为何青鼓掌
“第二名彭琰”这个时候楚莫才感到有些紧张,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这是迄今为止最为直接的成功方式,他不想就这样放弃
“第三名闻人祺”何青走过来拥抱住楚莫
“祺大哥,恭喜你”
“谢谢,也恭喜你”
“剩下的三个人的档案还将存放在这里,如果以后有适合你们的机会,我会主动推荐你们”
只留下他们三个,安迪接着说“你们三个会作为一个组合出道,具体的方案几天以后我会开会通知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回家休息了,但是手机要随时保持开机状态”楚莫把自己脚上的纱布取了,伤口快好了,他不想让闻人清担心。刚进家门,闻人青就给他一个拥抱

“儿子,你终于回来了,妈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你们训练是不是很辛苦,你看你都瘦了,这几天妈给你好好补补”
“妈,我训练的时候就好想吃你做的饭”
“所以妈知道你今天回来,中午特意给你煮了你最爱吃的”
每次回家,看着闻人青为自己忙里忙外,楚莫就更不想放弃现在的生活,他现在开始害怕当闻人青知道真相的时候,会如何对自己失望,他不想欺骗闻人青,但是现在还不是揭露真相的时候。妈妈,希望你知道真相的时候不要那么恨我,吃完饭楚莫陪闻人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祺祺,你最近想起点什么了吗?”
楚莫眼神闪烁了一下
“对不起,妈妈”
闻人青拍了拍楚莫的手

“没事,妈就是随便问问,就算你这辈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你也是妈妈最爱的儿子”
闻人清的话让楚莫感到无比的愧疚,躺在满是闻人祺照片的房间里,楚莫进入了梦境,梦境中那个满脸阳光的男孩神色变狰狞恐怖,他就站在楚莫的对面,他的双手掐着楚莫优美的脖颈
“刽子手,你不但占用了我的身体,还占用了我的母爱,我要杀了你”楚莫感到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楚莫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他开始使劲的挣扎
“救……命”
“这是在梦境里没有人能救你,杀了你我就能占据这具身体”
“你……你不是……闻人祺”
“哈哈哈,闻人祺的灵魂被我吃了,我就是闻人祺”
“不……不是”
楚莫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祺祺,起来吃饭了”
楚莫惊醒了,刚才的梦让他心有余悸,怎么会做那么真实恐怖的梦
“祺祺,起来吃饭了”
门口再次传来闻人清的声音
“好的,我一会儿下去”
以后的几天楚莫没有在做那个梦,每晚他都睡的很安稳,到他直觉那个不只是梦,如果他可以重生,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发生的。

楚莫接到了安迪的电话,让他明天去公司,商谈他们三个作为组合出道的事。楚莫到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到了,今天凌萧不在,安迪把把文件发给他们,“你们的组合名叫HPC,是根据你们姓名的首字母以及你们的考核顺序决定的,你们有没有意见?”
三个人摇了摇头
“你们作为风尚的新人,如果想被观众熟识,就需要有大量的在屏幕上露脸的机会,风尚有很多资源让你们使用,但最后你们能不能成功,这也是需要靠你们自己努力的,公司
为你们在一部电视剧安排了角色,因为电视剧制作周期太长,前期还为你们谈了一个广告,如果你们没有疑义的话,就看一下你们手里的合同,没有问题就签字吧”
楚莫看了一下合同,比自己当年在京时的新人合同条件优厚很多,看来以前经常听人说的风尚比京时对艺人好,确实没错,他没有犹豫就签了字。
“合同你们也看了,字你们也签了,现在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的经纪人”
安迪说完,他们才注意到会议室里那个精干优雅的女人,
“大家好,我叫白芬,我比你们三个年长几岁,你们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芬姐,以后我就是你们经纪人,你们的演艺事业全权由我负责”
楚莫对白芬的印象挺好,他愿意相信她作为自己的经济人会做的很好。
开完会,他们三个被要求回家取行李,参演的电视剧剧本也发到了他们手机,他们被要求明天下午由白芬带领着去影视基地参与电视剧的拍摄。
这是楚莫在相隔两个多月以后,再一次来到影视基地,他们参与的电视剧叫碧落黄泉,是一部古装剧,他们在这部剧里只有几集的剧情,但让楚莫感到欣慰的是这是一部制作精良的电视剧,楚莫在这部剧演的是一个风流潇洒的侠士,他本来过着恣意潇洒的游侠生活,直到国家易主,皇帝荒淫无度,听从了佞臣的谄媚之言,杀害了很多忠臣,苛捐杂税让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楚莫扮演的秦游有一次失手杀死了一个欺凌百姓的恶霸,
但这个恶霸是佞臣周汗的远房亲戚,秦游被全国通缉,在一次逃跑的过程中秦游遇到了林谦扮演的男主周恒,并且加入了周恒所带领的起义组织,最后为了保护周恒而死在敌人的剑下。
楚莫他们到的时候,剧组正在拍摄林谦的部分,楚莫看到了多日不见的凌萧,原来他是来陪林谦拍戏啊!
因为他们戏份不多,也不是什么角儿,所以只能等安排,等戏的时候楚莫悄悄坐在那里揣摩角色,何青也静静的坐在他身边,何青演一个单纯快乐的皇子,他本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他敬爱的哥哥登上了皇位以后,一切都变了,最后他也投靠了周恒。
“祺大哥,芬姐和我说晚上有我的戏,我现在期待又紧张”
楚莫抬起看剧本的头,漂亮的眼睛看着何青
“用我帮你对对戏吗?”
何青拜拜手“不用了,咱俩都没有演戏经验,我还是自己揣摩吧”
楚莫没有在说什么,他也不打算告诉何青已经已经参演过一部电视剧,其实让何青受点挫折不一定是坏事。
晚上是何青的戏,因为是先拍完其他人的在拍他的,所以时间比较晚,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走了,楚莫明天很早就有戏,白芬让他回去休息,楚莫拒绝了,他想看着何青拍完这场戏。由于是第一次拍戏,何青很紧张不是说错台词就是站错位,导演开始介于他是新人还忍着,
后来什么难听骂什么,何青一直道歉,收工的也没拍出一条可用的。
回酒店的路上何青很沮丧,白芬安慰了他几句也就不在搭理他了
“祺大哥,我是不是很笨啊”
“其实第一次拍戏的时候都这样”楚莫想起自己第一次拍戏也没有比何青好多少。
“谢谢你们陪我这么晚,祺大哥你明天早上还有戏要拍,其实你不用陪我这么晚的,让我看到我那么丢人我觉得好尴尬”
因为楚莫是新人,没有人给他特权,他早上三点起来就去化妆间等着,他的服装是一身白衣,化好妆的他站在那里飘凡出尘,令人神往。
拍戏一般就是把最难拍的放到前面拍,今天楚莫要拍的就是失手打死恶霸的那一场。
闹市上一个白衣飘飘背着长剑的侠士从远处走了过来,只见他的白衣一尘不染,他并不急着赶路,而是欣赏着周围来来去去的人,突然从远处酒楼上甩下一个人,周围人群四散而开,他走上前去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把手放在那个人的脉搏上,停跳的脉搏预示着这个人已经死了。楼上传来了女子的呼救声,秦游飞身而上,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正在撕扯着一个女孩的衣服,看样子那个女孩还没有成年,男子的周围站着一群家丁。
“住手”
中年男子回过头来,与面前玉树临风的秦游一比他更显得面目可憎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坏爷爷的好事,不想送命赶紧滚”
秦游看对方完全没有悔过之意,他抽出自己的剑,男子的家丁围了上来,秦游并没有伤人性命,他只是把败在他之下的家丁都捆绑在一起,男子放开地上的女孩站了起来,拿过桌子上的大刀
“小子,感坏爷爷事的人,爷爷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秦游与男子缠斗在一起,秦游不想伤人性命所以招式有所限制,男子的招式处处要取秦游的性命,秦游的剑被他手里的刀震掉,男子的大刀趁机向秦游的要害砍了过来,眼看这秦游就要被男子的刀所伤,秦游透过男子的肩膀,看到女孩拿着自己的剑从没有防备的男子的后背刺了过去,男子轰然倒在地上,秦游最先反应过来,他拉起女孩的手跑下了楼,女孩拉住秦游接着往前跑的身形,满脸泪痕地指着一角说
“不要丢下我爷爷”
秦游走过去把地上的老人背在自己肩上,然后拉着女孩消失在街角
“ok,过”导演本来对也是新人的楚莫没有抱任何的希望,但是没想到他一条都没有NG
“小伙子,不错,再接再厉”
楚莫像导演鞠了一躬,这场拍完今天就没有他的戏份了,他走到角落里坐下,何青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已经坐在那里等他
“祺大哥,你好厉害,一条就过了,那么凶的导演居然夸你”
“刚才导演说中午要补拍我昨晚那场戏,看到你刚才拍的我觉得更紧张了”
“我和你对对戏吧”
楚莫把剧本翻到何青要演的那一场,“这场戏是讲你无意间知道了疼爱你的哥哥杀害了许多无辜的人,你悲痛交加,去质问他,开始吧”

“好的”
“杨聂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聂儿,快起来不要,哥哥还想着今天怎么没有看见你”楚莫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

“大皇兄,我想问你,是不是你杀死了二皇兄”

“你听谁说的?”
“你不要再装了,你做那些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原来不是和我说,如果你当上皇帝你会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帝吗?为什么你一当上皇帝,就什么都变了”
楚莫脸上的笑容变了,变成了讽刺

“我的白痴弟弟,你终于发现了,也不用我再花那么多精力去应付你的无知,我这年为了配合你的无知,不知道有多累”
“大皇兄,你明明答应了母亲会做一个像父亲一样的好皇帝,我相信原来那些事一定是你听信的谗言,哥现在回头吧,你不能一错再错了”
“把他给我拖下去关起来,杨聂如果你不是我的亲弟弟,我早就像对付其他人那样对付你了,你不要不知好歹来对我说三道四”
何青放下剧本“祺大哥,我还是把握不好”
“没有,你没觉得你刚才演的已经比昨晚有进步了”
“那是因为和你一起对戏,我没有那么紧张”何青满脸沮丧
“何青,其实演戏的时候你不要想那么多,你不要在意环境,把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屏蔽掉,你只要看着对手,然后把自己放入那个场景中就一定能行的”
“呼~,祺大哥,我一会儿按你说的试试”
也许是楚莫的话起了作用,何青虽然没有表现的很完美,但是至少拍出了一条可用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