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赐良人 06
楚莫他们在剧组呆了二十多天,在有几场戏,楚莫的戏份就能杀青了,今天他要拍自己为了保护周恒而被箭刺死的那场戏,今天是和林谦的对手戏,林谦刚进片场楚莫就注意到了,同时也看到了林谦身边的凌萧,楚莫怎么都觉得作为风尚的艺人总监,凌萧有点太闲了,难道风尚的老总不会对凌萧的这种行为不满。
“杀”

周恒一声令下,两方人马厮杀在一起,秦游一直呆在周恒的旁边保护他的安全,这是一场恶战,两方人马死伤无数,只要能打开城门,他们就胜利了。周恒他们一路杀在城墙地下,对方的人马所剩无几

“杨硕,你快快投降吧,这样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哈哈,周恒你个乱臣贼子,尽敢大言不惭”
秦游站在周恒身边,扫视着楼上的一切,在杨硕与周恒说话的时候,从杨硕后面出现一群手持弓箭之人,直指周恒
“小心,又埋伏,保护周王”
说是迟那时快,秦游飞身将周恒扑倒在地,无数支箭没入他的后背
“秦游,秦游,快来人啊”
秦游醒来以后是夜里,照顾他的人看他醒了,叫来了周恒
“秦游,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周大哥,咱们胜利了吗?”
“胜利了,你是没看到杨硕那个狗皇帝的下场,真是大快人心,秦游你快点好起来,然后我们
一起实现当初一起做天下的誓言”
“周大哥,我想我要食言了”秦游感受到自己的
生命在一点点流失
“秦游,你会好起来的”
“周大哥,我相信你一定会是个好皇帝,其实我
这辈子最快乐的事就是云游四海,不介入凡事之中,但是世事难料,现在我终于要解脱了,你应该替我高兴才对”
“周大哥,我希望我死后,你能帮我照顾小芹,她爷爷死后她就一直跟着我东奔西跑,我死了以后就没有人照顾她了”
“好的,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把她当成我的亲妹妹”
秦游的眼神开始变的空洞飘渺,他的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一动不动。
这场戏拍完,楚莫没来由的有些伤心,他像白芬请了假,一个人来到海边,今天海边还挺热闹,但谢谢热闹都不关乎楚莫,他只是找个地方静静坐下,看着面前海面。其实这段时间他喜欢上了秦游,那个潇洒、正直、喜欢云游四海的秦游,但是那个秦游最后还是死了,为了别人而死,更是为了天下的苍生而死,为什么这么美好的人确没有美好的结局。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凌总监”楚莫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的凌萧,这是他
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和凌萧这么近距离的谈话
“我在想秦游”
“秦游,你在为他的死而难过?原来没看出
你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他的死我想起来一个人,那个人原来也过的无忧无虑,直到他碰到另一个人,他为了另一个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他的结局也是和秦游一样,不过一个是被玩弄而死,一个是心甘情愿”
“他是你的朋友吗?”
“朋友吗?算不上,他只是一个我认识的人”
“其实人生的很多事看似无可奈何,其实都是由自己决定的,既然路是自己选的,结局怎么
也只能是自己承担”
“凌总监,你做过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吗?”
“当然做过,只是没有造成你朋友那么严重的后果”
拍完这部戏,楚莫他们又接拍了一支广告,公司也为他们安排一些大大小小的活动,剩余的时间他就窝在家里,虽然闻人祺有很多朋友,但是以现在楚莫的情况,他不想应付陌生人。
他有一次去公司参加活动的时候,白芬告诉他,他原来拍的那部电视剧江湖遥最近要播出了。
闻人清知道了这个消息,显的很兴奋,电视剧开播那天硬拉着楚莫一起看,楚莫其实都不看
自己拍的电视剧,一是没有时间,二是觉得挺别扭,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新奇的体验楚莫一出场,闻人清兴奋地指着电视“出来了,出来了”
没事的时候陪闻人清看江湖遥,成了楚莫的另一项工作,闻人清的情绪时刻跟着楚莫
所演角色的情绪而变化
“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他那,他其实不坏的,
他是被迫的”
看到闻人清认真的表情,楚莫想也许只有闻人清才愿意把他想的那么好。五十多集的电视剧播了快一个月才播完,这个电视剧开播的时候白芬为他开通了微博,闻人
清天天上他的微博给他留言,如果看到有骂自己的留言就会引古博今、据理力争,直到把
对方说服才算罢休。楚莫在这部剧里只能算男三号,但是他的演技与他的长相也为他征服了一大批粉丝,他的微博关注量时时都在往上增,这也间接的说明楚莫火了他的头号粉丝除了闻人清,还有一个就是何青,何青经常给他发语音聊剧情,并且帮楚莫分析人物性格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但是这件事引发的一些其他事并不是那么开心,在他们一起参加活动的
时候,彭琰总会制造各种各样的情况,让楚莫出丑。
在台上楚莫的耳麦会突然发不出声音,这个时候彭琰就会面带微笑的把自己的耳麦借给楚莫,引的楚莫的粉丝在下面尖叫,其实楚莫看到在上台之前是彭琰动了自己的耳麦。有一次在节目里做游戏,这个节目是一个嘉宾背着另一个嘉宾绕场一周,楚莫和何青一组,彭琰和其他人一组,楚莫背着何青跑过彭琰的身边的时候,彭琰突然伸出自己的脚,楚莫连带着何青一起摔倒在地上。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虽然这样的事没有让楚莫人气的下降,反而让他在粉丝心目中留下了呆萌的形象,但是这件事必须解决。
一次下了节目,楚莫把上厕所的彭琰堵在门口
“闻人祺,什么事?”彭琰还是满脸笑容
“咱们谈谈吧”
“谈什么?”
“我在楼下的咖啡馆等你”楚莫没有管彭琰的问题,
转身离开了
楚莫等了大约一分钟,彭琰才满满悠悠走进来
“你找我什么事?”这有两人的时候,彭琰卸下了伪装的面具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虽然你经常陷害我,但我至少认为你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
“哈哈,谢谢夸奖,我承认那些事确实都是我做的”
“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为什么?因为我看不惯你假装清高,却时时刻刻有人来帮你”
“就因为这样你就时时刻刻陷害我”
“是那又怎么样”
“审核的时候,我鞋上的泥是不是你弄的,鞋里的钉子是不是你放到”
“你鞋上的泥是我弄的,这里的钉子也是我放的,但是这件事你要怪就怪何青吧,那是我的鞋,我在自己的这里放钉子有什么不对,你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私自拿走我的鞋,这应该不是我的错吧”
“我记得你的鞋号和我的鞋号不一样吧,你是故意买了和我一样的鞋号,然后放在舞蹈室
一进门就能看到的地方”
“我买错了鞋号不行吗?我把我的鞋放在哪里也是我的自由吧,我说楚莫,我不像你有
那么多人帮忙,你要没什么事情,我要回家练习去了”
“彭琰,我是看在咱们是同事的份上才不和你计较,我希望你能到此为止”
“威胁我,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你难道要找凌萧帮你撑腰。我倒是听说凌萧喜欢男人,他那么帮你不会是和你有一腿吧,像你这么娘们唧唧的长相,对那些人惦记也不足为奇?”
彭琰走了以后,楚莫又坐了一会儿才出来,看来今天这次谈话有够失败的,上辈子自己就经常被孟离说懦弱,刚开始自己被别人欺负的时候,孟离还会找出来替自己说话,但是次数多了以后,孟离满满也厌烦了,没想到活了一世之后,自己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他并不是惧怕彭琰,他只是不知道怎么样制服一个人,也许是和他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因为孤儿院的每一个人都很可怜,没有真真的可恨之人,所以他不愿意用恶毒的手段去对待那些对自己有恶意的人。
从今天的谈判结果来看,想让彭琰收敛一些估计没有那么容易,这件事他也不可能真的和凌萧说,因为凌萧只能算是自己的上司,连最基本的朋友都算不上,他有什么立场去找凌萧,更何况他想到刚才彭琰说的那些话,他更不想让别人误会他和凌萧的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