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赐良人 19

      林谦看着面前面若冰霜的凌萧,这样的凌萧让他有一种从心底撕裂的快感,为什么只有自己活在泥潭里,而你凌萧永远活的那么光明正大,我要把你的自信都毁了,让你陪在肮脏的我一起下地狱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为什么j不能这样做,当初如果不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为什么要追求你,为什么要天天躺在你的身下”

      凌萧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面若死灰“当年你说喜欢我,爱我,为了我可以放弃一切都是假的,你从一开始就在利用我”

     “是,我一直都在利用你,不然在这个圈里面怎么能成功,我怎么能有今天的地位”

      “林谦,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

        林谦无所谓的笑笑“也不全是,早些年我也想过只跟你一个,但是你却永远那么骄傲,只要你一句话就能获得的角色,你却让我凭自己的努力去取的,那么跟着你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所以你就可以背着我爬上别人的床”凌萧的脸变得狰狞,他现在还保持着最后的理智,不然他不保证会不会杀了林谦

       “哈哈,我既然可以为了角色上你的床,为什么不可以为了角色上别人的床,我还一直能期盼着你早点发现,别再他妈傻乎乎地一直对我好,这让我觉得自己更恶心”

      “凌萧,是你太傻,好几年以前就有人和你说我不太干净,跟很多人有染,你不但不相信还打了人,那个时候我就更是无忌惮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相信我到什么地步”

      “滚出去”凌萧额头上青筋爆起,相处了这么多年,凌萧今天第一次才真真认识面前这个人。
      
      “凌萧,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房子你已经登记在我的名下了”

        窗外飘着雪花,地上已经有一层厚厚的积雪。楚莫给凌萧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听,他真怕凌萧一冲动做出一些让他后悔终生的事,楚莫最后还是决定去凌萧家看看。

       走下楼,顺着路灯的光,他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人

      “凌萧”楚莫没有等到凌萧的回应,他走过去站在凌萧的面前,也不知道凌萧在外面呆了多久,他的身上落了厚厚一层的积雪,那个无所不能的凌萧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他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楚莫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抬头看一下。

      “楚莫,我冷”

        凌萧的话让楚莫感到心痛,如果可以楚莫希望他还是那个从不说软话的凌萧

    “起来,跟我回家”

     凌萧试着站起来,但是在这么冷的天气长时间不换姿势的坐着,让他的腿已经没有知觉。

     “小心”楚莫及时扶住差点颠倒在地的凌萧,他没有在放开扶着凌萧向家里走去。

       凌萧坐在沙发上,身上是楚莫为他围的毛毯,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冒着热气的水杯。

      “怎么样,好点了吗?”

       凌萧点了点头,看着这样的凌萧,楚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能理解楚莫的心情,当年他看到孟离和别的男人在床上他也是痛不欲生,更何况凌萧是和林萧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但他希望凌萧将这件事说出来,说出来就会好受点儿。

     “凌萧,你想不想和我谈谈”

      这个时候凌萧才把目光转向楚莫“不要用那样的眼光看我,我不需要同情”

     “凌萧你误会了,我只是在心疼你,我希望你能把这件事说出来,说出来你就会好受点”

      凌萧停顿了一下“我们今天都说清楚了,他说他当初是知道我的身份才接近我,因为我没有通过关系帮他争取角色,他就爬上了别人的床,他说的没有错,是我自己傻,很早之前就有人告诉我,他为了角色和很多人有染,我还把人家打了,让我这样的傻子活该被骗”

    “凌萧,他才是傻子,像你这么好的人他都不珍惜,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但是现在心痛的人是我,楚莫我好心痛,我好难受,我当时恨不得杀了他,撕烂他那张虚伪的面孔”

    “凌萧说吧,都说出来,我去拿酒,今晚我陪你聊到天亮”

      快天亮的时候凌萧才睡下,他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珠,这是楚莫第一次见凌萧哭,他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楚莫把所有的空酒瓶都收了起来,他用湿毛巾把凌萧的脸擦拭了一遍,最后从卧室拿出一场厚棉被为凌萧盖上才转而回屋睡觉。

     这几天凌萧一直住在楚莫家,他把手机关机,楚莫告诉安迪凌萧最近生病了,不能去公司,如果有什么大事,打自己手机。

     看着阳台上抱着酒瓶猛灌的凌萧,楚莫叹了口气,凌萧现在需要时间,等他自己想明白了,楚莫相信他还是会成为那个无所不能的凌萧,他现在唯一能做得就是等待。

      由于凌萧住在这里,楚莫就让家里的阿姨休息几天,所以家务活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除了做一日三餐,还需要楼上楼下的打扫卫生。凌萧什么都不管 ,他只管喝酒,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在喝。

     “凌萧,你先别喝了,把衣服换下来”自从凌萧来到这里,就没有脱过身上的衣服。

      楚莫没有等到凌萧的回应,决定自己动手,他拉起凌萧毛衣的下摆往上拽,还没有拽到胸口,被一股大力直接甩在了地上

    “不要动我”凌萧怒瞪着楚莫

      楚莫从地上站起来,刚才摔出去的时候,他的额头碰到了茶几的角,估计现在已经流血了。“不乐意让别人碰你,你就自己换,这是衣服”

     楚莫把自己干净的衣服放在茶几上,转身回屋,看着镜子里额头上的伤口,伤口不是很深但是有些大,楚莫拿出医药箱,打算自己简单包扎一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