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有病吧  09

       简君翊终于出院了,他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回剧组把剩下的戏拍完,李军坚决反对,白珊珊虽然也不同意但是还是对简君翊的决定表示理解,简君翊第二天在李军的反对声中飞回了剧组,但这次他每天回酒店都会向李军报备。
        转眼简君翊的戏份就杀青了,他回来那天,李军请假去机场接他
       “君翊,这边”
       李军向看过来的简君翊挥了挥手
        “等一会儿了吧,冷吗?”
         “不冷”
         “走吧,我真是怕了你了,都让你不用来了”
       
        现在都已经进十二月份了,天气越来越冷,李军把车里的暖气又开大了点,车里的温暖和外面的寒冷形成鲜明的对比,把简君翊送回家,李军还要赶回公司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公司了”
         “等一下”
          简君翊朝卧室走去,再出来手上多了一条白色的围巾
       “把这个围上”
       “额,好”
        李军伸手接过,在脖子上绕了两圈,打了一个结,简君翊好笑的看着李军的动作
      “还是我来吧”
       简君翊上前,把围巾的结打开,李军低头,让比他低的简君翊可以更方便,一时之间无人说话,只能听到围巾摩擦衣服的声音。
       “好了,走吧,晚上记得直接去饭店”
      “好”
      今天白珊珊在饭店定了位子,为刚出院就去拍戏的简君翊接风洗尘。

       李军到的时候,简君翊和白珊珊已经到了
       “我没有晚吧?”
       “没有,没有,快坐吧,我和君翊也是刚到”
       因为是三个人小聚,所以没有人点酒,没有酒助兴,说说笑笑气氛也很热闹。
        “我去个卫生间”
       今晚茶喝的有点多,李军站在洗手台前洗手,后背被人拍了一下,拍他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大眼青年。
      “军哥,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你是豆豆?”
       真是日了狗,上个厕所居然也能遇到以前的炮友,当年从他家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李军能理解,就他这样的家庭想整死一个大学生轻而易举,没有人会往枪口上撞。
        “军哥,几年不见,你身材越来越好了”
       说着就用手在李军胸口摸
        “工作场所,别闹”
        这句话对豆豆完全不起作用,李军把他的一只手拍下去,另一只手就又伸过来了,最后只能把他的两只手都抓着才作罢。
       “咱们能不能不动手,好好说句话”
       “能啊”
       “军哥,你现在有没有相好?”
        “没有”
        “那你看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给你暖床”
        “不怎么样,我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吧,单恋”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接着简君翊走了进来,简君翊目光由两个人靠的很近的脸最后落在李军抓着豆豆的手上
       他指了指俩个人的手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李军赶紧把手放开,人往后退了一步
       “没什么,以前的一个朋友,刚好碰到了聊会儿天,你不是来上厕所吗,赶紧进去吧”
       直到简君翊进去,豆豆指了指厕所的方向
      “就是他”
      “嘘,不是,他有女朋友”

       “哦~~”

        简君翊出来的时候,看到李军身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青年还没有走,俩个正低声地讨论着什么

       “还没有聊完?”

        “聊完了,我只是在等你出来”

         “那走吧”

         “好”

        “豆豆,今天有事,改天找你聚”

         “好,军哥,我等你”

         简君翊不动声色地拉起李军的手,把他拽到自己的身边

       “快回去吧,你都出来多长时间了”

       豆豆看着简君翊拉着李军的手,看来这个人不是不喜欢李军,只是自己还没有意识道,军哥我帮你一把,你以后一定不要太感激我

       当李军他们刚商量着要走的时候,包间的门被敲响了,简君翊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是那个豆豆

     “你好,我来找军哥”

      然后绕过简君翊径直向李军走了过来

      “军哥,我和我的朋友要撤了,走之前我过来敬你一杯酒”

     豆豆把自己手里的一杯酒递给李军,还没有等李军拿到手,就被简君翊躲走了

    “军子今天要开车,不能喝酒,我是他朋友,这酒我替他喝了”简君翊仰头一口干了

      这样的转折是豆豆没有想到的,他直接傻在当场,然后慢慢退在门口

    “军哥我先走了,你以后一定不要怪我,我是好心想帮你的,谁知道........”    

     看了李军一眼,撒腿就跑了,李军追出来,走廊里已经没有人了

     “军子,那朋友在说什么啊?”白珊珊都被整蒙了

     “我也不知道,别管他了,我们走吧”

       李军先把白珊珊送回来,然后驱车往回走,从酒店出来简君翊一直没有开口说话,静静地靠着椅背,李军以为他睡着了,白珊珊下车以后,他把车里的音乐关了,怕吵到简君翊。静谧的车厢里简君翊的呼吸慢慢变的越来越急促,当李军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简君翊已经满脸潮红,大口的喘着气,额头布满冷汗,李军吓坏了,伸手去摸简君翊的额头,很烫,简君翊把李军的手挥下去

      “不要~动我”李军的触碰让简君翊的呼叫变的更急促了

       “君翊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要去医院,我被人下药了”

        “下药!”李军联想到豆豆跑之前说的话,就一切都明白了

        “瘪犊子,老子弄死他!!!”

       “军子,我坚持不住了,快送我回家”

       一路上,李军闯了无数个红灯,车还没有停稳,简君翊开门就跑了下去,李军追上去的时候,简君翊正在门口开锁,因为手抖的很厉害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锁孔,李军接过他手里的钥匙

      “你快走”

       “我看你没事在离开”

      微博地址: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9852605543537#_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