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有病吧 10

       李军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躺在简君翊的床上,身上已经被清理过了,但是屋子里没有看到简君翊的身影。虽然简君翊的离开早就能预料到,李军心里第一次感到无比的失落,他身上青一片紫一片,尤其是那个不可言说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一动更胜,但他醒来时就有强烈的尿意,现在只能靠自己去卫生间了,每挪动一下就需要停下来休息,平时最简单的动作现在确做的无比的艰辛。

      简君翊推门见来的时候,就看到原来该在床上的李军一只脚已经踩在地上,而上半身还在床上挪动。

      李军听到动静,抬头看到是简君翊,很惊喜,然后目光落在了简君翊手里的药膏上,原来他是给自己买药去了啊

     “我~我就是想上个厕所”

       这个时候李军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他不希望简君翊感到愧疚,简君翊把药膏放着床上,走到李军身边,一只手搂着李军的腰,一只手穿过李军的膝盖,将李军抱了起来朝卫生间走去,在马桶前轻轻地将他放下,双手扶在李军的腰上,头转了过去,等李军好了以后又将他抱回到床上。

       “我给你上药”

         李军想到自己伤着的地方,虽然是对方造成的,但他实在没脸让简君翊给他上药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伸手想伸手接过简君翊手里的药

      “别动”

        看着简君翊面无表情的脸,李军没有在动作

       简君翊解开李军的裤子,连内裤一起拽了下来,李军强忍着尴尬没有动,简君翊把药膏涂在手指上,轻轻的送入李军的体内,李军没忍住溢出一声闷哼,简君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动作放的更轻柔,简君翊从里到外都涂好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整管药膏都空了

      “你为什么不揍我?”

        是啊,简君翊昨晚那样对自己,自己为什么还是不愿意责备他,除了爱李军想不到其他的答案

      “昨晚的事是我朋友搞出来的,你当时被药物控制了,也是受害者,我没有任何立场去责备你”

      “我昨晚那个人是你”

      “什么?”李军有点不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

      “我昨晚一直知道身下那个人是你,但是我不想去控制,是我放任药物控制了我自己”

      李军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自己是不是该高兴

    “李军,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是简君翊第一次叫李军的全名,这样地正式

    “是,我从见你第一面就开始喜欢你”

     “那你现在希望我怎么做?”

     “我不希望你做什么,也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其实一开始我确实想要你做我的男朋友,但是现在我更希望你遵从自己的心,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会支持你”

       简君翊回头看着李军,这个男人的爱一直这么无私,自己心里的天平早已失衡了 

     “你可不可以给我几天时间,我会把一切处理好,然后给你个答案”

      “我可以等”

     

      那天以后,简君翊让李军住在了他家,因为李军还不能有大的动作,需要有人照顾,晚上李军睡在卧室,简君翊会睡着沙发上,李军向裴猛自请了假,借口是和简君翊去旅行,听到李军的感情有进展,裴猛挂电话以前还让他好好玩儿

       发生了这样的事,俩个人之间一直弥漫着一种尴尬,李军没几天就完全好了,第一时间就把简君翊的卧室让了出来。
        
       裴猛对李军这么快回来就回来上班,表示了极大的欢迎,谈了一个月的合约今晚要签约,但是唐骏从部队回来了,李军的回来让裴猛把签约的事交给了他。
        
       签完约,对方邀请李军一行人去已经订好的饭店。
      
       从包间出来去卫生间的路上,李军不经意看到大厅落地窗前一个人坐着的白珊珊,白珊珊也注意到了李军
       “军子~”
       李军走过去,在对面坐下
      “就你一个人?”    
       “不是,君翊一会儿就到,你那?”
      “我是和客户一起来的”
      “是吗,那你先去忙,君翊估计一会儿就到了”
      “好”
   
      李军和客户一起从包间出来的时候,靠窗口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把客户送走,李军回到地下停车场,车刚要驶时车道时,李军注意等后面有辆车驶个过来,从他的车前面驶过,副驾驶睡着一个女子,长发遮住了她的脸,李军没有多想。

       当他的车刚要驶出出口时,他脑子闪过刚才那张脸,那个女子应该是白珊珊,但是车主并不是简君翊而是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李军想到刚才白珊珊的状态,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他驱车从刚才车驶离得方向追去,连追了两个路口,那辆车终于出现在了视线里,并行驶向一条岔路,最终停在一家酒店门口,李军跑进酒店大厅的时候,已经没有白珊珊的人影了

       “刚才一男一女定了哪个房间?” 李军询问酒店前台

         “先生,我们不能透露客户的个人信息”

         “女的是我女朋友,她被人下药了,出了事你能负起责任吗?”

          看着李军脸色不像有假

     “先生,你等一下,我咨询一下我们经理”

        前台服务员和经理通完电话

       “先生,是1303房间”

       李军到达1303房间的时候,房门是紧锁着,他敲了三下

     “你好,我是送餐的”

      “不需要”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先生,这是我们酒店免费送的情侣套餐”

       “妈的,等一下”

       门打开的一瞬间,李军一拳挥到男人的脸上,男人被打倒在地上,李军快步走进卧室,白珊珊静静的睡着,除了上衣的纽扣被解开几颗,一切还好,李军用余光注意到男人开门想跑,走过去一脚揣在男人的腰眼上,然后把男人的腰带解下来从背后绑住他的双手和双脚。
       “大哥,我错了,你放了我吧,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什么都没有做?那她为什么醒不过来?”
       “我只是给她的酒里参了一点迷药,这药不会伤害身体。只是让她睡着了,两三个小时后她就能醒过来,”
      “你没骗我吧”
      “没有,没有,我要说假话您就揍死我”
      “量你也不敢”
       “是啊,是啊,大哥,你把我放了吧,我真的什么事都没做啊”
       李军把男人的袜子脱下来直接塞在对方嘴里,这么大的动静,白珊珊一点儿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珊珊,珊珊”
        李军推了推白珊珊,对方没有任何回应,看来是被人下迷药了
       “还是送医院吧”
       这个时候白珊珊的手机响了起来,第一次没有管,但紧接着第二次就打了过来,担心有重要的事情,李军从白珊珊的包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来电的是简君翊。
        “喂,珊珊你在哪里?”
        “我是李军”
         “军子?你怎么会接珊珊电话?”
       “珊珊被人下迷药了,你来星悦酒店的1303号房,来了在说”
        十几分钟以后,就传来了敲门声,李军开门简君翊走了进来
       “珊珊那?”
       “在卧室”
        简君翊看到白珊珊只是静静的躺着,呼吸正常
        “她被人下了迷药,男人交代说这药没有副作用,两三个小时后就会醒过来,但是保险点儿”
         李军话没有说完就被简君翊打断了
         “人那?”
       李军指了指厕所,简君翊进了进去,并且上了锁,李军听着里面拳头撞击肉体的声音和呜呜的求饶声没有去理会,但是几分钟过去了简君翊还没有出来,李军有点坐不住了,他拍了拍厕所门
       “君翊,别打了”
       里面传来男人激烈挣扎的声音和隔着门板简君翊的呵斥声
      “妈的,别动”
       李军等了一会,门没有一点要开的迹象,他后退几步,随着砰的一声门被他一脚踹开,那个男人手脚被绑着的姿势躺在地上,脸上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看到李军后,挣扎着向李军所在的方向挪动,还是被一把拽了回去,简君翊面目狰狞,已经打红了眼,李军的破门而入也没有让他的动作有迟疑,李军上前抱住简君翊的腰把他往后拖
       “君翊别打了,你快打死他了”
      简君翊下意识发力,胳膊肘直接撞在李军的肚子上,李军受力摔倒腰撞在后面马桶上
       “唔~”
      简君翊立即停止了动作,回头看着李军,这是除了上次,李军第二次见到失控的简君翊,简君翊伸手想把李军扶起来
      “嘶~不要动”
      一动腰部更疼了,简君翊无措的站在哪里
      “保险点儿你先送珊珊去医院吧”
      简君翊看着李军,没有任何动作
      “快点去啊,我没事,歇一会儿就好了”
     
       听着门合上的声音,李军把绑着男人的腰带解了下来,把塞着他口的袜子拽了出来
       “你还能动吗?”
       男人摇了摇头
       “我可以帮你叫救护车,但是你要把你的嘴闭牢,如果你敢报警或者报复我们,我就找人弄残你,听见了吗”
       “嗯,嗯”
       男人连忙点头
      救护车把李军和男人一并拉到了医院,李军照了X光,撞击导致腰部软组织损伤,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简君翊到的时候,李军已经做完针灸
      “很严重吗?”
      简君翊看着床头放着的药盒问道
       “没有,那些药只是止疼用的,珊珊怎么样?醒了吗?”
      “醒了,再做个检查,没事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奥,那就好”
    
    过了一会儿简君翊才开口道
     “军子,对不起,我每次都让你受伤”
     “没事,其实这伤一点也不严重,你不用在意”
     简君翊起身抱住李军
    “不要每次都这样为我开脱,这样只会让我自己觉得自己更混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