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有病吧  11
       第二天起床,李军发现腰部没有那么痛了,打算去看看白珊珊,走到白珊珊病房门口,发现门半开着,里面传来说话声
       “大夫说没问题了,可以出院,你收拾一下东西,我去办出院手续”
      “君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说什么傻话,不管昨天的事情发没发生,我一直都会是那个保护你的简君翊”
       “那你会爱我吗?”   
       “我还会一直喜欢你”
       “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爱过我,你和我在一起完全是出于责任?”
       “我去办手续”
      李军躲在拐角,直到简君翊走过去,才出来,透过门缝他看到白珊珊泣不成声,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小三,破坏了简君翊和白珊珊感情的小三,李军没有进去,他没有勇气去面对白珊珊。
       
      回到病房,李军脑海里一直回想着白珊珊的哭声,直到开门声才打断他的思绪
       “猛子,你来了”
       “你住院哥们能不来看看你,你哪里受伤了?”
      “摔倒时不小心撞到了腰”
      “怎么摔倒的?难道是那个时候不小心,嘿嘿~”
      李军听着简君翊猥琐的笑声
       “滚蛋,你丫太恶心了,什么都能想到那方面”
       “是,我恶心,老大您最高尚,高尚的您最近和简君翊怎么样了?”
       “我们上床了”
      “上床!!!怎么回事!!!”
     李军从遇到豆豆,说到刚才听到白珊珊与简君翊的对话,但是隐去自己自己被简君翊强上和这次受伤的原因。
       “你打退堂鼓了?”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是不是挺无耻的?”
        “别往自己头上扣大帽子,你威逼利诱他了吗?你迷奸他了吗?是他强暴了你”
      李军抬脚踹在裴猛膝盖上
      “强暴你妹啊”
      “他喝了药,然后和你发生了关系,之后你好几天没有来上班,难道不是因为菊花残了”
       李军听完脸一阵红一阵青
       “还骗我说是去旅行,你这次腰伤不会也是他强上你造成的吧”
       看见李军又要抬脚
       “你把脚放下去,我不说了还不行”
        过了一会儿,裴猛正经的说道
      “这件事的关键在于简君翊,他既然答应你会给你一个答复,你就等他的答复”
       “我不想让他为难”
      “既然他默认自己和你发生关系,那他就该想好了怎么解决这件事,你说你不就是被人压了吗,怎么现在做事娘们唧唧,真成小受受了”
       李军这回用了全力,一脚把裴猛踹在地上。

       白珊珊出院那天以后,李军就没有见过简君翊,甚至连他的电话也没有一通,李军也没有打过去,因为他知道简君翊肯定在陪着白珊珊,这个时候打过去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医院呆到第五天,李军终于可以出院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简君翊就像从李军生命里消失了一样,李军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不一样的是他下班会直接回家不会在出去鬼混,裴猛都说他要当和尚了。
       “今晚唐骏要回来,晚上咱们三个聚聚”
      “算了吧,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打扰个屁,是唐骏邀请你去,你要不去兄弟我今晚只能睡客厅了”
      “怂包”
     “是是是,我是怂包,你们二位爷都是祖宗”
      裴猛说的地方居然是Bird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地方还是保持原样,只是翻新了一下,但是来的人越来越多
      李军和裴猛到的时候,唐骏已经到了,并且旁边坐着一个打扮妖冶的男人,手指在唐骏胸前摸梭着,唐骏没有阻止男人的动作,而是继续喝自己的酒,裴猛看见这一幕眼中寒光闪过,然而脸上却带着妩媚的笑,扭着腰走过去从背后抱着唐骏
        “老公~”
       李军鸡皮疙瘩掉一地
        男人一看自己看上的猎物要被别人抢走了
      “姐妹~你谁啊,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一直没开口的唐骏终于说话了
      “不好意思可以让个位置吗?我等的人到了”
      男人悻悻地站起来走了,唐骏指指旁边的位置对李军说
      “军子,坐吧”
      裴猛看见男人走了,才从唐骏背上下来,坐到李军旁边。
       唐骏给李军的第一印象是儒雅、内敛,和他们一样的年纪,但是没有任何恶劣事迹,个性温和,成绩优异,和他们不是一类人,但是通过裴猛被他整的很惨的几件事,李军才意识到他们完全和唐骏不是一个级别的,这样的唐骏让李军有些畏惧,庆幸的是裴猛把唐骏拿下了。
       舞池的吵闹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一个健壮的男子抱着一个瘦弱的青年,青年连踢带踹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处境,周围一圈人只是看着,没有人上去帮忙,这个地方鱼龙混杂没有人会为了陌生人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况且青年穿着花枝招展看着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放开你爷爷”
        这个声音李军比较熟悉,是最近让他狠的牙痒痒的豆豆,豆豆被男人整个抱在怀里上下其手,李军没有上前,该让他吃些苦头才能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等到豆豆咒骂的声音带着哭腔,李军走到男人背后,一拳挥在男人的脑袋上,将他打到在地。男人缓过神,看着面前比自己瘦弱一些的李军,摸摸唇角的血,扑过去与李军扭打在一起。
       裴猛起身要帮忙,被唐骏伸手拦下
       "他心情不好,需要发泄"
       
        这场战斗最后以李军的胜利而告终,李军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豆豆,直到他们三个聚完出来,豆豆还一直跟在李军后面
       "你一直跟着我干嘛?回家去啊"
       "军哥,我今晚能不能去你家......我……"
         “不行”
         "军哥,我保证我只是纯睡觉,我什么都不做,那个人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我把我的住址发给他了,我要今晚回去他肯定会报复我的"
          "你可以去酒店,没钱我可以给你"
           豆豆顿了一下
          "军哥,不用了,我自己有钱,那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向着李军的反方向走去,李军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豆豆落寞的身影
         "回来"
         既然都帮到这里了,就送佛送到西吧
          豆豆跑到李军面前,脸上哪里有一丝落寞,他就知道李军肯定会心软

          李军喝了一些酒,所以找代价把他们送回家,到家已经11点多了
          "客厅有浴室,你可以去洗澡,这个是客房,你今晚睡这里,我还有工作要做,你收拾完就直接睡吧,不要打扰我"
        "好"

         快1点李军才从书房出来,洗完澡擦拭着头发打算去卧室时,一阵敲门声改变了他的方向,李军打开门,门口站着简君翊。
         没等李军反应过来,他已经被简君翊掼在门上,随后简军翊就压了上来,他的双唇林描写李军的唇形,舌头舔食者李军丰厚的下唇,突发的状况和脑内的酒精让李军呆愣在那里,简君翊用舌头没有成功顶开李军的口腔,他用牙齿啃噬李军的下唇
     “~~唔~~”
    趁着对方张口呼痛的空隙,舌头滑入口腔,扫过对方的牙龈,最后与舌头缠斗在一起,嘴里肆虐的舌头和对方炙热的双唇让李军意识到目前的状况,简君翊把他桎梏在他与门之间动弹不得。
    “君翊,我后背疼”李军的腰刚好抵在了门把上
     简君翊在李军唇上流连片刻后把李军拉离门口
    “我和珊珊说清楚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除了一点点对不起白珊珊,李军不可抑制的欣喜,他双臂紧紧把简君翊圈在自己的怀里,头埋在对方浓密的发间
    “君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听着李军哽咽的声音,简君翊抚摸着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说
    “我也爱你”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美好的一幕
    “军哥,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李军看着主卧门口的豆豆,恨不得掐死他
    “滚!”

    简君翊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卧室昏暗的台灯下,李军静静地看着自己,他走过去撩开被子的一角躺在李军的身边,双臂环住李军劲瘦的腰身
    “刚才的事不解释一下吗?”
    “今天在酒吧不小心遇到的,他遇到点麻烦,求我把他带回家”
    简君翊从腰身抚摸到对方的腹肌最后停留在胸前的红豆上,他被这对小小的凸起所吸引
    “那他为什么在你的卧室,而且还穿着你的睡衣”
     说完不忘用食指和拇指把手里的凸起摁压揉捏,以示惩罚。
    “嗯~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回来以后我让他去睡客房,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所以去了书房,刚洗完澡打算睡觉你就来了,早知道他有这花花肠子,我让那个人揍死他一了百了”
    简君翊双唇含住李军的耳垂
    “我相信你,但是你家里有别人我会吃醋”

    “以后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让外人来“

      简君翊听到李军的话,停止了动作 ,用胳膊撑起身体,凝视着李军   

    “军子,我们做吧”

     http://www.gcslash.com/thread-5704-1-1.html

      从此,他俩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
(憋了两个小时写的肉,烂到想哭,什么时候文笔能变好,哎)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1 )